Angela

花为春天而开放
不为总统而开放

WeChat: Amaranta_Remedios

【影子】

大地
本是一片黑色的宁静。
被你的光芒
撕开了一道道口子。
我并不感到痛,
回望却为何触目惊心。

我们从不拥抱
却共同导演着一出出默剧。
剧中,
苍白的是真相,
无尽的是幻想。

太阳和大地,

相互牵引,

相敬如宾,

只有保持着安全距离,

才能孕育出万千可能。



【岸】

有天清晨做瑜伽时
看到了这个场景
于是就画了下来

一棵树
一条河
河里
是夜空下的城市

岸的这边是温暖
那边是自由
唯一的路
是淌过全世界

离开即回归
到达即启程
一次次地投入
一次次地抽离

我不要稳稳地行船
我要让裙摆
沾上尘世的星辰

【风】

我是一片原野
原野上吹过一阵阵风
或肆意驰骋
或浅吟低唱
长的短的
烈的轻的
不能预判

风从何处来
往何处去
我并不知道
我只知道
草荡起了水波
树唱起了歌
叶子长出了翅膀


又一阵风
该启程的将启程
该归根的要归根
原野未曾改变
只是换了四季


这四季

也像风

急不来

拉不住

【自欺欺人】

每张照片的背后
是你没看到的局限
是我必须做的取舍

在纷繁的视野里
取一个“刚刚好”的角度
扫除角落里的尘埃
让理想照进现实


这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孩子
固执地认为
世界本就应该是她想看到的样子


谁说

片刻的就不永恒

想象的就不真实


肆无忌惮地生长和绽放

是自然中最高的真理

【单曲循环】

民谣是酸的酒
酸到鼻子里
浸得人都透明了
柔软从心里溢到眼前
止不住

民谣是旧的风
它一开口
上个季节已经死去的记忆
纷纷应声
一声声踏在秋日的树叶上
碎得那么好听

民谣是热的灯
化得人松了口
一块百毒不侵的钢铁
招供了她不该有的渴望
门摇开了缝
妄想漏了进来

单曲循环
序曲与高潮
变奏和结尾
有始终
无交代

你唱的是谁
我想的是谁
还在等谁
还会有谁

【纸飞机】

那天,一个人逛东南大学,对这里既排斥又迷恋。
有一些秘密,不能对任何人说。

单曲循环「再见二丁目」,梧桐飘摇间,歌词不能更应景。

“原来过得很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裳薄。
无论于什么角落,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放心吃喝。”

这时,突然看到一个孩子用尽全力掷出一架纸飞机,风挟着白色的纸片滑翔了几秒,却未能抗拒引力。可是,那个降落的弧线,和旋转而下的树叶一般,是那么优美。

有一些事,短暂地达到制高点,急转而下,用更长的时间终结。飞得越高,下坠得越慢。
那段下坠的时间,叫做忘记。

纯真如孩子,不会在意纸飞机的坠落。他一次次捡起,用更大的力气掷出,让它飞得更高。

这时,很想谢谢这个孩子给我以勇气。
飞机,就是希望啊。
有些事,有些人,不怕坠落,只怕遗憾。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那片刻的惊喜与兴奋,凝结着时空中全部的意义。

是什么时候爱上拍照的?

半年前,在Instagram上发现上海竟然有那么多有趣的地方,于是在地图上为自己画了三条路线,用三天探索这座我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喜欢拍孩子肆无忌惮的笑容,因为之后回看会很温暖。
喜欢拍为生计忙碌的人们,因为他们的认真值得被人看到。
喜欢拍光影与建筑汇成巧妙的构图,因为这是上帝安排的灵光一现,稍纵即逝。

世界由无穷无尽的美妙细节汇聚而成。
美并无唯一的标准,而在于自己的观察、理解和诠释。
走出去,打开自己,去看,总有收获。
更不必说,还结识了那么多同样会为发现一个景致和角度而惊喜尖叫的伙伴们。

和我一起,看我眼中的世界,如此坚韧而美丽。

【拍这张旋梯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挺有趣的事。】

这栋楼的外观破破的,我们将信将疑地走进去,一路爬到六层楼的高度。楼道里有个爷爷坐在藤椅上,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们。

我们拿出相机来倒腾了好一会儿,一个阿姨从她家屋子里出来,看我们在拍照,一脸羞愧地说:“这房子这么旧,有什么好拍的,破死了。”

我说:“这个楼梯很好看呀。在上海可出名了。”

阿姨半信半疑地笑了,说:“是吗?这楼顶还有个天台,你们可以上去看看,晚上还挺漂亮。”

我们如获至宝地感谢了阿姨,爬到顶层。正拍得高兴,楼梯间那个面无表情的爷爷也颤颤巍巍上来了,看我们在拍什么。

我们走之前笑着和爷爷说了再见。爷爷也笑着和我们挥了挥手。爷爷不剩几颗牙了,但笑起来还是很慈祥,脸上不见了在楼道里的僵硬与呆滞。

这栋楼其实真的很旧,墙上的石灰都已剥落,晾衣杆张牙舞爪地架得随处都是,地砖也都蒙上了几十年的污垢。可是,生活虽然并不光鲜,却也隐藏着这样的匠心与美。

让那位已然倦怠的老爷爷燃起些许新鲜的好奇和温暖的笑容,让那位中年阿姨在繁琐劳累的家务之外因发现美的存在而享受片刻喘息,也许是除了这张照片之外,为这个世界增添的最大的意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