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花为春天而开放
不为总统而开放

WeChat: Amaranta_Remedios

【拍这张旋梯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挺有趣的事。】

这栋楼的外观破破的,我们将信将疑地走进去,一路爬到六层楼的高度。楼道里有个爷爷坐在藤椅上,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们。

我们拿出相机来倒腾了好一会儿,一个阿姨从她家屋子里出来,看我们在拍照,一脸羞愧地说:“这房子这么旧,有什么好拍的,破死了。”

我说:“这个楼梯很好看呀。在上海可出名了。”

阿姨半信半疑地笑了,说:“是吗?这楼顶还有个天台,你们可以上去看看,晚上还挺漂亮。”

我们如获至宝地感谢了阿姨,爬到顶层。正拍得高兴,楼梯间那个面无表情的爷爷也颤颤巍巍上来了,看我们在拍什么。

我们走之前笑着和爷爷说了再见。爷爷也笑着和我们挥了挥手。爷爷不剩几颗牙了,但笑起来还是很慈祥,脸上不见了在楼道里的僵硬与呆滞。

这栋楼其实真的很旧,墙上的石灰都已剥落,晾衣杆张牙舞爪地架得随处都是,地砖也都蒙上了几十年的污垢。可是,生活虽然并不光鲜,却也隐藏着这样的匠心与美。

让那位已然倦怠的老爷爷燃起些许新鲜的好奇和温暖的笑容,让那位中年阿姨在繁琐劳累的家务之外因发现美的存在而享受片刻喘息,也许是除了这张照片之外,为这个世界增添的最大的意义吧。

评论(9)

热度(15)